原老未的博客 http://blog.rayli.com.cn/?12765181

博文列表

【游走·江湖】之亚美尼亚 有多帅!这可是诺亚方舟停靠过的国家 (完结!)

已有 60087 次阅读 2015-8-10 12:04 |关键词:诺亚方舟 亚美尼亚  |原创

2.15 
在新西伯利亚喝完230卢布的一杯啤酒后,我时间无比充裕的去值机,行李直运到埃里温。过安检时还有鞋套穿,就是不知道为毛还让我开一下电脑,是说我长了一张准特务脸么。
国内航站楼果然如传闻所说,大大优于国际的。坐在飞机里,还没起飞,已经酝酿好睡眠的情绪,戴上耳塞、眼罩,锁好包,准备睡它5个小时,迷迷糊糊间,感觉到飞机在滑行、停止、滑行,然后彻底不动了。等了估么有一个小时开始心慌,在莫斯科就两个半小时转机,这再不起飞我必然赶不上去埃里温的飞机了,那到了莫斯科就要赶紧取消酒店的预定,还要和柜台的人交涉过夜的问题,胡思乱想间我不争气地睡死过去。
被摇醒告知飞机降落,我扫了眼表,我靠,竟然还提前到了。神奇的S7。
2.16
埃里温机场如此可爱,颜色搭配的非常完美,这是个对美有自己认知的国家。拿了行李出来已经凌晨5点,公共小巴要8点才有。我慢慢悠悠地去了厕所,脱下绒裤,洗脸,刷牙,抹油,带隐形,时间过得飞快,坐在大厅上已经是6点半了,周围的黑车司机依然执着地劝我跟他走,说小巴从机场出发但绕过埃里温到乡下去,而他看我一个姑娘,20公里只收我2美元。亲,你当我大傻子吗?明明10公里肿木就变成了20? 公价10刀你收2刀,难道想让我肉偿。 我摆手摇头道谢拒绝翻来覆去地说,他就是不走。这时两位警察小哥像天使一样降临在我身边,两句就把黑车大叔轰走,我冲他们笑了笑,二人对我做了鬼脸离开,走了一半就返回来,长得无比可爱的一位冲我惊天动地的一笑,问道,你没事吧?  我虽极好美色,但因为已30个小时没有着床的缘故,实在没有精力贫嘴,只是摇了摇头说,嗯,谢谢。
8点多,出了机场右转,停车场有17、18路两台小巴。我问17路的老爷子,这车到不到hotel shirak,他点头,我连价也没问,就跳了上去。 车驶离可爱的乱七八糟的埃里温国际机场,再入目的却是无比凄凉的街景,像拆了一半的简易房一样的高楼稀稀散散地立在路的两侧,再往前走了走就是更加破旧的泥砖房子,河道里全是垃圾,车里的人都看着并不怎么高兴,似人人均有苦楚。
七拐八拐了二十分钟,司机把车停在一片气场阴霾的大路边,示意我到了,我将所有的硬币放在手心上,想看看亚美尼亚人民是否朴实,让他自取,他竟然拿了500,(我在LP论坛查过,350最多,短途100而已)下了车,愈发肯定这个老东西不光多拿了钱,还把我放到了绝对不对的地点,酒店明明在市中心,怎么可能是这种鸟不拉屎的地荒! 问了几个人,都相对冷漠,我情绪不高,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十分缺觉,还好碰到个漂亮妹子,告诉我这离酒店好几公里远,给我指了条明路,在换了70路小巴,外加10分钟步行,终于看到了booking照片上那栋外形恐怖的旧苏维埃时期的shirak酒店大楼!鸡冻啊!马上就要有床睡了!!!
西拉克酒店
 
酒店的房间比我想象的还好,原价65刀的单人房在淡季搞活动,只要25刀还含早。说是单人房,但也是一张大床,还有可以看山景的大窗,同所有苏联酒店一样,房间很大,有冰箱和无线网,洗澡水也冲得很,我简直满意的快撅过去了。
西拉克酒店
那床此刻看着如此顺眼,哼哼,老子现在就把你睡了!
再睁眼已是下午3点,虽然天气阴霾,不出去逛逛实在对不起自己。单反对还没完全恢复体力的俺来说还是太沉,还是轻便的数码长焦机比较靠谱,于是拿起佳能SX50 HS走你~ 
拉达。拉风的前苏联小车,极美
共和广场

共和广场

 
随便走到一个小广场,下过雨,很美

稀里糊涂又走回共和广场哈


太阳出来拉!!.

雕塑随处可见,颇具匠心。

还有墙画。

埃里温日落。惊心动魄!

2.17

09年1月在甘孜买了一双藏靴,卖我靴子的汉子拍着胸脯说,妹子,这靴子我包你穿20年!我说行,大哥!不管怎么着我肯定穿满20年再回来找你买下一双20年。


结果12年2月,在从西班牙去摩洛哥的飞机上,右边的拉锁就坏了,还不是拉的那个部分,是整条拉锁烂了一半,我当时苦逼的用一个韩国妹子给的四个别针别好,在摩洛哥坑蒙拐骗,博得了无数虽然狡猾但生性善良的司机、小贩的好感与同情。之后在当地一个撑死14岁就想睡我的小兔崽子的帮助下,花了20块钱给换了一条手工缝的乱七八糟的新拉锁...靠,话说那缝的才叫一个难看...

旧事暂且不表,(若有兴趣看摩洛哥胡茬篇可去翻旧帖子:http://www.mafengwo.cn/i/976118.html  )


如今,可能是之前在新西伯利亚套了3双袜子,那手工缝的拉锁被撑坏了,我这回没带针线包,满大街的转超市也没发现有卖的,但下午略晚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个半地下室挂了一排扣子和拉锁,心中暗喜觉得十分有戏,下去一看我赛,真的有戏耶! 裁缝爷爷面善的不行,笑呵呵地看了看我的坏拉锁,然后就要拿去补,拜之前的17路老头司机所赐,我赶紧问多少钱呀爷爷,爷爷笑笑说,啥钱不钱的呀,你到我的国家来,给你补个拉锁还能要钱,靠,太埋汰人了吧!


我的心眼顿时充盈着泪水,苍天啊!一个可爱的裁缝爷爷巨大起来,可以秒射10个17路老头司机!我爱埃里温!


和可爱的裁缝爷爷合影时,我说:我能跟您照个像吗? 爷爷说:我都老不卡尺眼儿了,没啥可照的,你和我侄子照吧,他多帅啊,我在心中摸了下自己的红领巾,义正言辞地说: 你侄子长得帅,但是你在我心中更帅!

2.18

在酒店呆了2天后终于满血复活,退房时的状态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背着俩大包雄赳赳气昂昂地向之前考察过环境的埃里温青旅走去。现在是埃里温的淡季,每个青旅都空落落的,在大街上走上一天可能也就看见一、两个旅人。


八人间里只有我自己,客栈值白班的小姑娘叫MARY,旅游专业的硕士在读生,业余教英语,还要写毕业论文,辛苦的很。姑娘家应该不富裕,脸上也早早地被雕刻上了岁月。她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为了庆祝快来临的复活节,她要做整整2个月的素食者。我去厨房的时候她刚好在煮午餐,盐水煮的燕麦饭还有lavash裹好菠菜和蒜泥再在油中煎到两面焦脆。 Lavash有点像我们的大饼,不过和面的时候不放油,分略厚和极薄两种。姑娘手底下活儿十分利落,Duang Duang Duang几分钟就弄好了盛盘放在餐桌上,还有我的一大盘,两个煎好的Lavash,一些浇了番茄酱的燕麦饭还有三片菠菜摆盘做装饰。在酒店早餐吃了肚歪,我其实并不饿,尝了一口Lavash竟然无比美味!震惊了!我靠,真特么好吃。我可能在吃干净两个Lavash的时间段里对Mary说了不下十次真好吃,夸得姑娘美得不行,两只眼睛笑地眯成了两个弯月芽,特别可爱!

晚上和新盆友Sar、Lou同学去另外一个新盆友ZK同学家看一部有关巴以的电影《When pig have wings》,去前Sar说是喜剧,结果这部算是黑色幽默的“喜剧”看得我无比压抑,心里难受的很。人真是很讨厌的东西,总是爱给自己不停地划圈子,同一个城市的划穷富、同一个国家的划地域、同一个地球的划国家、为毛人要弄出政治、为毛人要错误地利用宗教。政治跟你们有毛关系?! 国家跟你们有毛关系?!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中国人,我哪里都不是,我属于这个世界,我爱谁不会因为他们的国籍、肤色、宗教,我爱谁,只会因为她们的人品、性格,他们的自身。

扯远了,其实也没必要扯这个,懂得人本就不需要看这个,不懂得人只会认为我装孙子蛋逼说傻话,说了也没用。


看完电影,瑞典妹子第二天要早起,就先我们三人一步跪安了。我和Sar、ZK去了一家酒吧。今天是周一,只是坐满,并没有达到ZK所说的周五摩肩接踵, 半个小时才能走到5米外的厕所的那种盛况。酒吧里全是当地人,迷你城市的好处在于,谁都认识谁,打招呼就恨不得用上半个小时。ZK和一个看着像当地人的妹子用英语聊了起来,我纳闷地问,为毛你俩都是亚美尼亚人,还要说英语?ZK说,哥是西亚美尼亚的,那妹子说,姐是东亚美尼亚的。然后俩人相视一笑,一起看着我说,母们语言不通。哇哈哈。

ZK说妹子也是摄影师,说妹子5月份刚从柬埔寨回来,在那里做了2年志愿者,还用手机调出妹子的FLICKER给我看,出现的照片名字是 一个卖乐透的残疾人。照片是黑白的,拍得很有冲击力。ZK把我的手机弄过去给妹子看我的照片,我说,咱俩不一样,你拍天下疾苦,我则更喜欢拍那些美好的景象,人们承受的已经太多,我更愿意展现给她们世界美好的一面。 


ZK父母都是亚美尼亚人,数十年前移民到瑞典,ZK就成了精神上的亚瑞“混血”。Sar是叙利亚难民(这也是为毛我隐去了他的名字),当初他在阿勒颇SPRING FLOWERS还工作过一段时间,我和他有个时间差,我是10年8月在阿勒颇,他则5月份辞职去了别的地方。


酒过三巡,人已微醺。Sar说起我们三人都无比熟悉的阿勒颇,钟楼、酒馆、老城,都没了。政府军炸,反政府军也炸,所有人都疯了,恨这个城市恨得就像那里不是他们的故乡一样,那些美得让人心痛的几千年的文化就在炮火中灰飞烟灭,士兵侵占了他姑姑的房子,明明有厕所,可就是在房间里僻出一角拉屎,小便。战争让原本善良的人变得无比丑陋,多么可怕的事。


Sar说,虽然我是在叙利亚出生的亚美尼亚人,如今又回了亚美尼亚,可是我真的觉得亚美尼亚的食物恶心至极,我们叙利亚的饭菜是世界上最棒的,阿勒坡的HOMMOS,FALAFO,HAMMA的甜品,我好想念,我补充到,还有大马士革的冰淇淋! ZK笑,说大马士革的饭菜是屎,唯一但却称霸全国的东西就是老城的那家冰淇淋了!


我们一通讨论了10分钟那剁得粘稠的不行的冰淇淋后,Sar说,hey!你们知道还有谁在哪里吃过冰淇淋么! 卡达菲!


哦也!我在某个平行空间里,原来和他俩还有卡达菲同志共处过一室! 为了这个,我们照了今天晚上的唯一两张照片。

ZK很年轻,只有20岁。张扬,口无遮拦的年纪,闻起来青春的让我羡慕的不行。他说我讨厌瑞典,但我爱斯德哥尔摩。我不爱国,可我深深地爱着斯德哥尔摩。 他眯着眼睛问我,moomoo,你想念斯京吗?

我想了想,说: 嗯。

想温暖的lena的拥抱,想小辫子无所不包容的强大精神力。想mariatores地铁旁边的超市,想那间sodermalm25平米的小公寓。斯京有无比神奇的气场,我在斯京的照片,拍得那么好看,好看的自己都会嫉妒自己。


擦,对不起,我文艺了!我错了! 不过我写东西随心所欲,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习惯就好了。哈哈。俺的底线是不装逼。


晚上继续。

新浪微博照片更得稍勤,愿意的话,可以移驾过去看哈。 同名账号。


另外一天的埃里温日落。哈哈

墙画。

冬日街景。

伊朗的蓝庙。香火推不旺了!

墙画。

拉达!!! 噢噢噢噢噢噢拉达拉达!

拉达拉达

往墙上挂酒瓶的BAR探得儿

埃里温歌剧院

市中心的共和广场

2.19 

18号去了酒吧小酌,所以今天睡到11点,下午帮Mary拍了照片,然后才急急忙忙地穿上羽绒服,向地铁走去。我的目标是去搭次地铁,再走路去Cascade拍日落和夜景。


埃里温的地铁和所有前苏联国家一样,深得怕人,仿佛在下到车站的平台上站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地铁票也便宜,100Drams,折人民币一块五。我在不少国家都乘过地铁,却只有埃里温开出了高铁一样的速度,这才明白为毛所有站立的人都紧紧地抓着扶手。 


共和广场地铁站

深深长长的地铁

路边的爵士吧

嘻哈雕像

cascade

从地铁走向Cascade的路上,看见一只好大的流浪狗,他被什么吓到了马路的这头,冲着对街叫个不停。我看着大街上飞快地不停开过的车,心被揪得两米多高。看他每次都几乎和飞驰的汽车撞上又跑回来,我尖叫了好多次,可我一走近他,他只会跑得离马路更近,我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红灯了,他终于跑回对岸,我看了看他,只觉得生活有时是如此无能为力。



站在Cascade顶部时是快5点,太阳看情况还要1个多小时才会落下来。


周围尽是你侬我侬的情侣,亚美尼亚姑娘化妆普遍偏浓,颇有信心满满再造第二张脸的意思。她们眼窝深邃,同波斯人一样有着相对来说巨大的鼻子,在给Mary照像的时候,我发现给咱们亚洲妹子拍片的技巧完全在这片无法使用,稍不注意那高出前额的大鼻子就会抢了姑娘们灵动眸子的风头。可惜亚美尼亚相对贫穷,大多数人还是无法负担那笔对她们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的缩鼻手术的费用。



5点多了,太阳依然被一大片云彩盖了个严实,温度也掉的很厉害。我羽绒服下就是一件工字背心,哆哆嗦嗦地站在台阶上边蹦边唱着歌取暖,感谢The Czars,王菲,张玮玮,看着整个埃里温,这座岩石铺造的城市,不五彩斑斓,却无比厚重,同样有着沉重历史的一座古老的城市,她是个多么牛逼的听众! 我自己玩的不亦乐乎,只觉得那时享有了方圆十里地所有的快乐。


我就喜欢这色 哈哈。

夜幕

雕像

也许老天也不忍心把一个自己哼歌的小姑娘冻成大傻比吧,起风了,云彩移动的速度快赶上了此地的地铁,于是....太阳终于! 特么的!出来了!! 不枉我在此傻站一小时! SIE SIE CCTV!


我点了根烟,眯着眼睛慢吞吞地把无线快门,接收器从包里拿出来,又不急不缓地找到电池,拆包装、打开盖子、安电池、合上盖子。这时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老娘没带连接线!! 草的类。。。这种感觉不是我辈中人可能不好理解, 就好比你与漂亮妹子躺在床上均身穿小裤衩,只带哎!这么一脱就要提枪上马时你不举,而再举之日不知何时才能到来。虽说对今天来说,无线快门不是什么非有不可的东西,但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玩弄一番的B门可就在这次旅行中彻底与我无缘了。


8点20分,我终于把想拍的拍了个痛快后,吸溜着大鼻涕双腿带风地往下走,冷屎我了!!

明天和MARY去Echmiastin,那个传说有着世界上第一个地上教堂的地方!

2.20

Mary同志昨天再三强调,Moomoo,9:30在北站,你可千万不要迟到呀。所以俺闹铃设了8:20分,赖了10分钟,起床刷牙洗脸,吃了青旅大姐准备的早餐拿起煮了还没来得及吃的鸡蛋在8点55分就冲了出去。走了几分钟在Khanjyan street顺利等到99路小巴,结果10分钟就到了北站。


等呗。再怎么也不好让人家等我。结果,这一等,就溜溜地等到了9点50. 我开始沉不住气了,肿木这么苦逼,姑娘不会和我等的不是同一个地方吧,可不下10个人告诉我就是这里做小巴到Echmiastin啊,唯一的好事是今天的天气好的都不正常,蓝天白云,一扫之前的阴霾。


在10点整时,一个妹子拍了我一下,然后说,你是在等Mary嘛?

我鸡冻地抓住了她的手,飞速地表达了我是多么鸡冻看见她和在街头如雕像一般苦等玛丽姐1小时的故事。那姑娘摆手说,慢点慢点,俺英语不好,要不你说法语吧。

我靠,这里人都全才啊,剖去底层贫苦人民不算的话,是个人都会三门以上语言...


姑娘说玛丽姐堵车,分分钟就会到。我喜欢安静的姑娘,就和她细声细气地聊了起来,她问我要在亚美尼亚呆多久,我说,一个多月吧。然后去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姑娘说,你为什么要先来亚美尼亚呢。 言谈出颇有希望我能说—“因为我最爱最想去的就是亚美尼亚”这样很多人旅行时都会说的谎话。我说,因为如果我先去格鲁吉亚的话,从亚美尼亚是无法去阿塞拜疆的,所以必须先到这里,再从阿塞拜疆进伊朗。


姑娘犹豫了一下,问我:你知道我们和阿塞拜疆关系不好么?(原话是你听说过我们和阿塞拜疆是敌对关系么?)

我点点头,“嗯,但目前为止,我喜欢亚美尼亚远超阿塞拜疆。也听说那里旅游业不是很发达,相对来说人们对旅行者的态度也不是那么友好。当然只是听说而已,具体啥样还是要看了才知道。”


她问我去过哪里,我一一说来,当我说道土耳其时,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和土耳其关系也不是很好..

我心想,嗨,有毛不好意思的啊妹纸。母朝岂止是政府跟别国关系不好,母朝人民口碑在境外更是差的可以。


“嗯,土耳其至今也不承认曾对亚美尼亚进行种族大屠杀,况且以前亚美尼亚的领土囊括如今土耳其的一半以上,是我也不会对他们有好感。”

“那你喜欢土耳其吗?”

我点点头,“很喜欢。土耳其人非常善良,热情。很愿意帮助别人。”


这时玛丽姐终于出现了,她抱着我不断道歉,哎呀妹纸对母基啊,路上赛车粉严重ho,不要怪俺噻。

我说木事木事,我本来想得是你抛弃了我独去了Echmiastin呢,如今看来结果大好啊。


在小巴上,玛丽姐极其尽责地沿路讲解着雕像、啤酒厂、家具店、赌场、机场和亚美尼亚最小的一个区(相当于我们的省)——Echmiastin。

我跟着她们下了车,玛丽姐先一步把我的车资付了,虽然不多,只有250Drams(折人民币大约3块5左右),但对于一个月工资只有70000Drams(1000块钱)的姑娘来说,我非常感动。


在Echmiastin教堂内的博物馆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小件。

很美吧。

每7年熬制一次为洗礼时用的圣油

看宝石!

龙和十字架

很美

大堂

美美的灯

博物馆内

这不是佛家指印哦

盛放圣油的瓶纸

教堂后身

2.24 Sunday

昨天晚上9点就上床开始培养睡觉情绪,其实根本不用培养,那时已经基本属于沾枕头就着的情况了。今天睁眼8点半,手机俩电话,一短信,我的盆友在Calumet召唤我... 天那,他们怎么就能连着去酒吧两天,真是神奇的物种。


估计今天和昨天一样,也不会到去外面走动...因为不幸地是...我生病了。嗓子像被塞进了一百只蚊子,同时叮着扁桃体附近,包上堆包,又痒又疼。看来周五出去疯玩的代价是惨痛的,我的周六和周日就这么歇菜了。


有篇稿子要月底交,可却知开了个头,还有六千多字要继续写。苦逼啊。


 虽然病体寝食难安(假的...我食量依然不减,不过半夜嗓子会疼醒而已),还是本着负责的态度去了周末市场,放眼镜的大鼻子架子非常有意思。


市场里的夫妇

他们卖的小挂件

其他物品

这个就是俺想买的

帅吧!

手工肥皂,无添加

石榴摆件

面有愁苦的小贩

山羊烟灰缸


古董手枪
烛台
挑选物品的顾客
红酒牛角杯
手工咖啡豆
坐手工咖啡机的老板
Lavash冰箱贴
各种各样的物品
酥哥
画架
喜欢在家里摆画的亚美尼亚人
老人,面有愁苦
转了一圈最后回到入口处,有一位老人在拨弄一个模样奇怪的类似吉他的乐器。我走过去问,请问可以拍照吗? 他脸臭臭地说,只为了你可以拍,为了杂志就不许拍。
相关目的地
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
更多游记更多图片

2013年04月26日
 向楼主提问
 原老未 
LV.28
 关注TA
原老未(北京)  2013-02-22 16:07:43 只看楼主  回复   
时间 2013/02/16人物 一个人天数 31天人均费用 5000元形式 自由行
这篇游记豪迈地提到了:
hotel shirak,共和广场
 首先要说的是,俺的书《俺心中有一头骆驼》终于在八方好汉的帮助下顺利出版了,现在在当当预售中(签名预售版链接,还送一本《全球500处即将消逝的美景》),预售价格27.5 ,买够50元包邮: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476327.html#catalog  

天猫预售签名版,单本售价30元,包邮: http://detail.tmall.com/item.htm?spm=a220m.1000858.1000725.1.CBVYaz&id=39098381984
      


豆瓣链接: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87249/   

 新书随之而来的各种活动,我都会在本人的公众订阅号和微博发布,敬请关注:      
 公众订阅号: yuanlaowei   
  新浪微博: @原老未   

 



::::俺在蚂蜂窝的专栏上线啦::::
http://www.mafengwo.cn/traveller/author.php?id=39  
这次路线是俄罗斯-亚美尼亚(2.16~3.16)-格鲁吉亚(3.16~8.24)-伊朗(8.24~9.22)-土库曼斯坦(9.22~9.25)-阿富汗(9.25~?)-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母朝 :P,

再次开大贴!因为蚂蜂窝格式的问题,所以要分着写,之前写了在俄罗斯新西伯利亚转机的小件,时光机—http://www.mafengwo.cn/i/1131545.html   ,有关于Novosibirsk的帖子不长哈,-21度的地荒,理解我下,见谅见谅。因为夏天要做新书的宣传活动,所以含着眼泪不得不在7月份回国去也。。桑心呀!!-------我不回去拉!目录还没搞定哈哈哈。
俺的新浪博客:@原老未上首页,呱唧呱唧。
因为是直播贴,所以请点只看楼主:P

2.15 
在新西伯利亚喝完230卢布的一杯啤酒后,我时间无比充裕的去值机,行李直运到埃里温。过安检时还有鞋套穿,就是不知道为毛还让我开一下电脑,是说我长了一张准特务脸么。
国内航站楼果然如传闻所说,大大优于国际的。坐在飞机里,还没起飞,已经酝酿好睡眠的情绪,戴上耳塞、眼罩,锁好包,准备睡它5个小时,迷迷糊糊间,感觉到飞机在滑行、停止、滑行,然后彻底不动了。等了估么有一个小时开始心慌,在莫斯科就两个半小时转机,这再不起飞我必然赶不上去埃里温的飞机了,那到了莫斯科就要赶紧取消酒店的预定,还要和柜台的人交涉过夜的问题,胡思乱想间我不争气地睡死过去。
被摇醒告知飞机降落,我扫了眼表,我靠,竟然还提前到了。神奇的S7。
2.16
 

 
埃里温机场如此可爱,颜色搭配的非常完美,这是个对美有自己认知的国家。拿了行李出来已经凌晨5点,公共小巴要8点才有。我慢慢悠悠地去了厕所,脱下绒裤,洗脸,刷牙,抹油,带隐形,时间过得飞快,坐在大厅上已经是6点半了,周围的黑车司机依然执着地劝我跟他走,说小巴从机场出发但绕过埃里温到乡下去,而他看我一个姑娘,20公里只收我2美元。亲,你当我大傻子吗?明明10公里肿木就变成了20? 公价10刀你收2刀,难道想让我肉偿。 我摆手摇头道谢拒绝翻来覆去地说,他就是不走。这时两位警察小哥像天使一样降临在我身边,两句就把黑车大叔轰走,我冲他们笑了笑,二人对我做了鬼脸离开,走了一半就返回来,长得无比可爱的一位冲我惊天动地的一笑,问道,你没事吧?  我虽极好美色,但因为已30个小时没有着床的缘故,实在没有精力贫嘴,只是摇了摇头说,嗯,谢谢。
8点多,出了机场右转,停车场有17、18路两台小巴。我问17路的老爷子,这车到不到hotel shirak,他点头,我连价也没问,就跳了上去。 车驶离可爱的乱七八糟的埃里温国际机场,再入目的却是无比凄凉的街景,像拆了一半的简易房一样的高楼稀稀散散地立在路的两侧,再往前走了走就是更加破旧的泥砖房子,河道里全是垃圾,车里的人都看着并不怎么高兴,似人人均有苦楚。
七拐八拐了二十分钟,司机把车停在一片气场阴霾的大路边,示意我到了,我将所有的硬币放在手心上,想看看亚美尼亚人民是否朴实,让他自取,他竟然拿了500,(我在LP论坛查过,350最多,短途100而已)下了车,愈发肯定这个老东西不光多拿了钱,还把我放到了绝对不对的地点,酒店明明在市中心,怎么可能是这种鸟不拉屎的地荒! 问了几个人,都相对冷漠,我情绪不高,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十分缺觉,还好碰到个漂亮妹子,告诉我这离酒店好几公里远,给我指了条明路,在换了70路小巴,外加10分钟步行,终于看到了booking照片上那栋外形恐怖的旧苏维埃时期的shirak酒店大楼!鸡冻啊!马上就要有床睡了!!!
 
西拉克酒店
 
酒店的房间比我想象的还好,原价65刀的单人房在淡季搞活动,只要25刀还含早。说是单人房,但也是一张大床,还有可以看山景的大窗,同所有苏联酒店一样,房间很大,有冰箱和无线网,洗澡水也冲得很,我简直满意的快撅过去了。
 
西拉克酒店
那床此刻看着如此顺眼,哼哼,老子现在就把你睡了!
再睁眼已是下午3点,虽然天气阴霾,不出去逛逛实在对不起自己。单反对还没完全恢复体力的俺来说还是太沉,还是轻便的数码长焦机比较靠谱,于是拿起佳能SX50 HS走你~ 
拉达。拉风的前苏联小车,极美
 

 
共和广场
 
共和广场
 
随便走到一个小广场,下过雨,很美
 

 
稀里糊涂又走回共和广场哈
 
共和广场
 
太阳出来拉!!
 

 
雕塑随处可见,颇具匠心。
 

 
还有墙画。
 

 
埃里温日落。惊心动魄!
 

 
2.17
09年1月在甘孜买了一双藏靴,卖我靴子的汉子拍着胸脯说,妹子,这靴子我包你穿20年!我说行,大哥!不管怎么着我肯定穿满20年再回来找你买下一双20年。

结果12年2月,在从西班牙去摩洛哥的飞机上,右边的拉锁就坏了,还不是拉的那个部分,是整条拉锁烂了一半,我当时苦逼的用一个韩国妹子给的四个别针别好,在摩洛哥坑蒙拐骗,博得了无数虽然狡猾但生性善良的司机、小贩的好感与同情。之后在当地一个撑死14岁就想睡我的小兔崽子的帮助下,花了20块钱给换了一条手工缝的乱七八糟的新拉锁...靠,话说那缝的才叫一个难看...
旧事暂且不表,(若有兴趣看摩洛哥胡茬篇可去翻旧帖子:http://www.mafengwo.cn/i/976118.html  )

如今,可能是之前在新西伯利亚套了3双袜子,那手工缝的拉锁被撑坏了,我这回没带针线包,满大街的转超市也没发现有卖的,但下午略晚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个半地下室挂了一排扣子和拉锁,心中暗喜觉得十分有戏,下去一看我赛,真的有戏耶! 裁缝爷爷面善的不行,笑呵呵地看了看我的坏拉锁,然后就要拿去补,拜之前的17路老头司机所赐,我赶紧问多少钱呀爷爷,爷爷笑笑说,啥钱不钱的呀,你到我的国家来,给你补个拉锁还能要钱,靠,太埋汰人了吧!

我的心眼顿时充盈着泪水,苍天啊!一个可爱的裁缝爷爷巨大起来,可以秒射10个17路老头司机!我爱埃里温!

和可爱的裁缝爷爷合影时,我说:我能跟您照个像吗? 爷爷说:我都老不卡尺眼儿了,没啥可照的,你和我侄子照吧,他多帅啊,我在心中摸了下自己的红领巾,义正言辞地说: 你侄子长得帅,但是你在我心中更帅!

 

 

2.18
在酒店呆了2天后终于满血复活,退房时的状态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背着俩大包雄赳赳气昂昂地向之前考察过环境的埃里温青旅走去。现在是埃里温的淡季,每个青旅都空落落的,在大街上走上一天可能也就看见一、两个旅人。

八人间里只有我自己,客栈值白班的小姑娘叫MARY,旅游专业的硕士在读生,业余教英语,还要写毕业论文,辛苦的很。姑娘家应该不富裕,脸上也早早地被雕刻上了岁月。她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为了庆祝快来临的复活节,她要做整整2个月的素食者。我去厨房的时候她刚好在煮午餐,盐水煮的燕麦饭还有lavash裹好菠菜和蒜泥再在油中煎到两面焦脆。 Lavash有点像我们的大饼,不过和面的时候不放油,分略厚和极薄两种。姑娘手底下活儿十分利落,Duang Duang Duang几分钟就弄好了盛盘放在餐桌上,还有我的一大盘,两个煎好的Lavash,一些浇了番茄酱的燕麦饭还有三片菠菜摆盘做装饰。在酒店早餐吃了肚歪,我其实并不饿,尝了一口Lavash竟然无比美味!震惊了!我靠,真特么好吃。我可能在吃干净两个Lavash的时间段里对Mary说了不下十次真好吃,夸得姑娘美得不行,两只眼睛笑地眯成了两个弯月芽,特别可爱!

 

 

晚上和新盆友Sar、Lou同学去另外一个新盆友ZK同学家看一部有关巴以的电影《When pig have wings》,去前Sar说是喜剧,结果这部算是黑色幽默的“喜剧”看得我无比压抑,心里难受的很。人真是很讨厌的东西,总是爱给自己不停地划圈子,同一个城市的划穷富、同一个国家的划地域、同一个地球的划国家、为毛人要弄出政治、为毛人要错误地利用宗教。政治跟你们有毛关系?! 国家跟你们有毛关系?!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中国人,我哪里都不是,我属于这个世界,我爱谁不会因为他们的国籍、肤色、宗教,我爱谁,只会因为她们的人品、性格,他们的自身。
扯远了,其实也没必要扯这个,懂得人本就不需要看这个,不懂得人只会认为我装孙子蛋逼说傻话,说了也没用。

看完电影,瑞典妹子第二天要早起,就先我们三人一步跪安了。我和Sar、ZK去了一家酒吧。今天是周一,只是坐满,并没有达到ZK所说的周五摩肩接踵, 半个小时才能走到5米外的厕所的那种盛况。酒吧里全是当地人,迷你城市的好处在于,谁都认识谁,打招呼就恨不得用上半个小时。ZK和一个看着像当地人的妹子用英语聊了起来,我纳闷地问,为毛你俩都是亚美尼亚人,还要说英语?ZK说,哥是西亚美尼亚的,那妹子说,姐是东亚美尼亚的。然后俩人相视一笑,一起看着我说,母们语言不通。哇哈哈。
ZK说妹子也是摄影师,说妹子5月份刚从柬埔寨回来,在那里做了2年志愿者,还用手机调出妹子的FLICKER给我看,出现的照片名字是 一个卖乐透的残疾人。照片是黑白的,拍得很有冲击力。ZK把我的手机弄过去给妹子看我的照片,我说,咱俩不一样,你拍天下疾苦,我则更喜欢拍那些美好的景象,人们承受的已经太多,我更愿意展现给她们世界美好的一面。 

ZK父母都是亚美尼亚人,数十年前移民到瑞典,ZK就成了精神上的亚瑞“混血”。Sar是叙利亚难民(这也是为毛我隐去了他的名字),当初他在阿勒颇SPRING FLOWERS还工作过一段时间,我和他有个时间差,我是10年8月在阿勒颇,他则5月份辞职去了别的地方。

酒过三巡,人已微醺。Sar说起我们三人都无比熟悉的阿勒颇,钟楼、酒馆、老城,都没了。政府军炸,反政府军也炸,所有人都疯了,恨这个城市恨得就像那里不是他们的故乡一样,那些美得让人心痛的几千年的文化就在炮火中灰飞烟灭,士兵侵占了他姑姑的房子,明明有厕所,可就是在房间里僻出一角拉屎,小便。战争让原本善良的人变得无比丑陋,多么可怕的事。

Sar说,虽然我是在叙利亚出生的亚美尼亚人,如今又回了亚美尼亚,可是我真的觉得亚美尼亚的食物恶心至极,我们叙利亚的饭菜是世界上最棒的,阿勒坡的HOMMOS,FALAFO,HAMMA的甜品,我好想念,我补充到,还有大马士革的冰淇淋! ZK笑,说大马士革的饭菜是屎,唯一但却称霸全国的东西就是老城的那家冰淇淋了!

我们一通讨论了10分钟那剁得粘稠的不行的冰淇淋后,Sar说,hey!你们知道还有谁在哪里吃过冰淇淋么! 卡达菲!

哦也!我在某个平行空间里,原来和他俩还有卡达菲同志共处过一室! 为了这个,我们照了今天晚上的唯一两张照片。

 

 

ZK很年轻,只有20岁。张扬,口无遮拦的年纪,闻起来青春的让我羡慕的不行。他说我讨厌瑞典,但我爱斯德哥尔摩。我不爱国,可我深深地爱着斯德哥尔摩。 他眯着眼睛问我,moomoo,你想念斯京吗?
我想了想,说: 嗯。
想温暖的lena的拥抱,想小辫子无所不包容的强大精神力。想mariatores地铁旁边的超市,想那间sodermalm25平米的小公寓。斯京有无比神奇的气场,我在斯京的照片,拍得那么好看,好看的自己都会嫉妒自己。

擦,对不起,我文艺了!我错了! 不过我写东西随心所欲,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习惯就好了。哈哈。俺的底线是不装逼。

晚上继续。
新浪微博照片更得稍勤,愿意的话,可以移驾过去看哈。 同名账号。

另外一天的埃里温日落。哈哈
 

 
墙画。
 

 
冬日街景。
 

 
伊朗的蓝庙。香火推不旺了!
 

 
墙画。
 

 
拉达!!! 噢噢噢噢噢噢拉达拉达!
 

 
拉达拉达
 

 
往墙上挂酒瓶的BAR探得儿
 

 
埃里温歌剧院
 

 
市中心的共和广场
 


2.19 
18号去了酒吧小酌,所以今天睡到11点,下午帮Mary拍了照片,然后才急急忙忙地穿上羽绒服,向地铁走去。我的目标是去搭次地铁,再走路去Cascade拍日落和夜景。

埃里温的地铁和所有前苏联国家一样,深得怕人,仿佛在下到车站的平台上站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地铁票也便宜,100Drams,折人民币一块五。我在不少国家都乘过地铁,却只有埃里温开出了高铁一样的速度,这才明白为毛所有站立的人都紧紧地抓着扶手。 

共和广场地铁站
 

 
深深长长的地铁
 

 
路边的爵士吧
 

 
嘻哈雕像
 

 
cascade
 

 

从地铁走向Cascade的路上,看见一只好大的流浪狗,他被什么吓到了马路的这头,冲着对街叫个不停。我看着大街上飞快地不停开过的车,心被揪得两米多高。看他每次都几乎和飞驰的汽车撞上又跑回来,我尖叫了好多次,可我一走近他,他只会跑得离马路更近,我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红灯了,他终于跑回对岸,我看了看他,只觉得生活有时是如此无能为力。


站在Cascade顶部时是快5点,太阳看情况还要1个多小时才会落下来。

周围尽是你侬我侬的情侣,亚美尼亚姑娘化妆普遍偏浓,颇有信心满满再造第二张脸的意思。她们眼窝深邃,同波斯人一样有着相对来说巨大的鼻子,在给Mary照像的时候,我发现给咱们亚洲妹子拍片的技巧完全在这片无法使用,稍不注意那高出前额的大鼻子就会抢了姑娘们灵动眸子的风头。可惜亚美尼亚相对贫穷,大多数人还是无法负担那笔对她们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的缩鼻手术的费用。


5点多了,太阳依然被一大片云彩盖了个严实,温度也掉的很厉害。我羽绒服下就是一件工字背心,哆哆嗦嗦地站在台阶上边蹦边唱着歌取暖,感谢The Czars,王菲,张玮玮,看着整个埃里温,这座岩石铺造的城市,不五彩斑斓,却无比厚重,同样有着沉重历史的一座古老的城市,她是个多么牛逼的听众! 我自己玩的不亦乐乎,只觉得那时享有了方圆十里地所有的快乐。

我就喜欢这色 哈哈。
 


夜幕
 

 
雕像
 

 

 
也许老天也不忍心把一个自己哼歌的小姑娘冻成大傻比吧,起风了,云彩移动的速度快赶上了此地的地铁,于是....太阳终于! 特么的!出来了!! 不枉我在此傻站一小时! SIE SIE CCTV!

我点了根烟,眯着眼睛慢吞吞地把无线快门,接收器从包里拿出来,又不急不缓地找到电池,拆包装、打开盖子、安电池、合上盖子。这时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老娘没带连接线!! 草的类。。。这种感觉不是我辈中人可能不好理解, 就好比你与漂亮妹子躺在床上均身穿小裤衩,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收藏 分享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